【永利】岂容权力之手徇私

日前,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,今年河南夏粮总产实现“十一连增”。在丰收喜悦中,却传来“不和谐音”:河南方城县永利,小麦减产约2亿斤,曝出县农业局及关联合作社违规推广“黑种子”,造成农民严重歉收,欲哭无泪。

说违规,是因为在国家公告审定意见中,明确了这批“新麦26”品种并不适宜在南阳耕作,方城县地处南阳市,已经排除在适宜范围之外。但在当地不仅没有限制,反而得到大力推广,如此逆天而行,原因何在?其中一个引人联想的事实是,方城县“新麦26”出自两家农业合作社,一家“兆丰”,一家“东盟”,兆丰合作社的负责人薛某正是县农业局副局长刘会合之妻。

报道称,据一位做种子生意的孙姓经理透露,种子公司争取地方推广不是秘密,“有提成”。看来无利不起早,农业局及关联合作社违规推广“黑种子”,极可能就是受了利益驱动,比如种子公司以利相诱,合作社为牟取更大利益,不惜冒险购进此类种子,再加上合作社负责人与农业局副局长这层关系,管理部门睁只眼闭只眼,这才有了农民严重歉收这一严重后果的出现。

事情发生后,相关方面非但没有一丝歉疚,反而推诿、遮掩。一开始说是天气原因,在遭到质疑“为什么其他种子在同样的天气下能够丰收”后,才不得不将刘会合停职调查,并强调这是其个人的原因。其实,是不是某一个人的原因,民众心里都有本账。但承认有刘会合的责任,也就等于承认了农业局和合作社之间存在某种利益纠葛。

只为一己私利,竟赌上农民的利益,赌上政府的公信力,这是令人愤慨的。在“黑色种子”的背后,我们看到了“夫妻一唱一和、损公肥私”的一幕。只因有人在职能部门任要职,就可以堂而皇之大开绿灯,农业部门本应做好把关的职责,却不时放进自己的亲属和熟人来揩公家的油,这种行为与里应外合的“监守自盗”有何区别?往大处说,这是与民争利,是变着法子剥夺农民的血汗钱。人们不禁要问,当官如刘会合者流,手握人民赋予的权力,脚踏辖区百姓的利益,这是将政府公信力置于何处?难怪当地农民说了一句话:“农民咋知品种好孬?还不是上头说啥好咱买啥!谁知道公家还坑人?往后谁还敢信他的话?”

用权力之手来揩公家的油,并非个例,近来曝光的某院长携妻旅游,以及某贫困县县委书记嫁女摆宴,都被人质疑是“权力通吃”。也难怪媒体报道“陕西女子花9万元买编制3年挣回”,竟有论者称“有优越感,花得值”。只要进入了权力圈,便有机会捞油水,就算花再多钱也能赚回来。只是如此“投资”,伤的是民众的心,伤的是政府的公信力,且这种损伤一旦造成,短时间内必定难以修复,到时波及的又岂止一地一时?!

更需反思的是,一些人喜欢揩公家的油,为何他总能得逞?我们的监管又是“干什么吃的”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