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永利】现象愁坏种粮人

坐在自家满仓的粮堆上,徐自耘一筹莫展。
“今年午季合作社一共收获350万斤小麦,从6月初开始出售一直到现在,还剩近300万斤。”7月21日,徐自耘告诉记者,今年小麦不光减产,…
坐在自家满仓的粮堆上,徐自耘一筹莫展。

“今年午季合作社一共收获350万斤小麦,从6月初开始出售一直到现在,还剩近300万斤。”7月21日,徐自耘告诉记者,今年小麦不光减产,品质也不好,根本达不到国家保护价收购小麦的标准,只能走市场,卖掉的麦子一部分是1元1斤,一部分才9角9分,比保护价要低近两角钱,还是没人要。

在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柳沟镇,徐自耘租地种粮已经12年,这是最糟心的一年。

卖不掉的小麦,就放在柳沟镇小麦生产专业合作社的仓库里。徐自耘说,这些麦子不完善粒都在30%左右,按照国家托市收购政策,小麦不完善粒需控制在10%以下,卖给国家粮库不可能。“价格已经很低了,粮食加工和饲料企业也没有来收的,前段时间山东的一家企业来买了一些,最近问他,说库容饱和,不收了。”

永利,阜阳是安徽产粮第一大市,今年夏粮种植面积742.5万亩,约占安徽省1/5,预计总产超过360万吨。阜阳市提供的数据显示,按该市近几年夏粮平均商品率计算,今年午季小麦可提供商品粮220万吨,截至7月15日,全市累计收购夏粮不足90万吨,还有一半以上的商品粮在农民或粮食经纪人手中,无法卖出。

从粮食收割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。徐自耘说,7月底之前,手里的小麦再不能及时处理,大面积霉变、生虫很难避免,“合作社800多农户,粮食烂在手里,太心疼。”

农民手里的麦子卖不出去,粮站的日子也不好过。阜阳市颍东区插花镇颍东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宁光锋介绍,今年计划收购小麦2.2万吨,但因为很多农民送来的小麦品质不达标,目前收购进度完成不足三成,而在2014年这个时候已经完成收购。

国有粮库进不去,只能指望社会力量消化,但饲料企业处理能力也接近饱和。

阜阳立华畜禽有限公司是养殖和饲料加工为一体的企业,总经理舒大志表示,截至7月18日,公司已收购小麦8000多吨,大大超出往年3000吨左右的收购和处理能力。“我已经把不完善粒标准放宽到20%,还是有很多不达标,芽麦和霉粒也比较多。有些只能做鸡饲料,连猪饲料的标准都达不到。”舒大志说,农民不容易,公司尽最大努力还在陆陆续续收,但消化能力有限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阜阳市的情况并非个例,今年安徽午季小麦在成熟收割期遭遇阴雨天气,加之部分地区小麦赤霉病高发,不利因素叠加,导致小麦出现不完善粒偏高等质量问题。受此影响,阜阳、六安、宿州等多地出现农民“卖粮难”现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